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天教育博客

 
 
 

日志

 
 

引用 教师不如“洗脚妹”[原创]  

2008-06-20 11:24:26|  分类: 新闻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书呆子教师不如“洗脚妹”[原创]

 

2008-06-18,星期三,农历五月十五,晴天,室内气温25℃。学校。

 

昨天的重庆时报以《西南大学师范毕业生不当教师应聘洗脚妹》为题报道了一个全国重点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毕业的女大学生放弃了从事教师工作机会,而应聘做了洗脚妹。

而今天的重庆时报在“上游评论”中以《如何解读“大学生当洗脚妹”》进行了评论。作者河北教师郭之纯指出了很多评价对洗脚妹的“溢美之辞”应当“怀疑其用心”,并质问“顺便想对发出如此高论者问一句:你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去如此‘领跑就业新观念’吗?”

郭之纯老师也特别指出“实际上,时下的‘洗脚’业超常繁荣,已经足够令人产生痛感;‘大学生做洗脚妹’这种现象的多发,更是一种必须予以深刻反思的现象。比如,在这些现象背后,有多少高等教育的失败因素?这是不是经济结构失调的标志?其喻示着一个怎样庞大的被边缘化的群体存在?无视这些本质问题而一味对大学生洗脚现象作言过其实的粉饰夸赞,说轻些是无脑,说重些简直是无德。”

多么深刻的评论,又是多么令人伤感的哀叹,更是多么揪心的呼吁!我非常佩服郭老师的忧国忧民!

但是,通过现象看本质,这也折射出当下教师职业并不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更不是大家所羡慕的职业!

随着社会的发展,虽然上大学的人数越来越多,升大学的比率越来越大,但基础教育的压力却不减反增。升学数、升学率牵扯着老师、校长、基层教育主管部门领导的每一根神经。特别是一线教师,在接受“质量指标”的“量化管理”时,连气都来不及喘,大家一门心思地备课、上课、批改作业、为学生订正错误、为“放松”了自身要求的学生做“上大学的好处”等人生“美好”前景的教育……没日没夜,周而复始。

当老师不仅要天天伏案备课、时刻改作业,而且还要受后进生与野蛮不理智的家长的气,很多时候是一脸的无奈。但话又说回来了,虽然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失去了当老师的理想,可老师社会地位的改善和工作的相对稳定,也使得一部分家长还是逼着孩子报考了师范院校,只是强扭的瓜不甜,到这些孩子读了师范参加了见习、实习,真正体验到了老师的“含辛茹苦”后,那种害怕当老师的记忆被唤醒和催生,于是,就有了向那位洗脚妹一样读了师范却不想当老师的情况。在求职路上历经风雨仍然对当老师不屑一顾。

从事中小学基础教育的教师职业到底好不好?不是教师的人认为,当然不错!一年工资没少拿,却有寒、暑假近三个月的假期。

但事实上,教师工资真的不少吗?我从学校毕业从事教育工作已经27年,也评了中学高级教师,是学校工资最高的,每月为不足一千七百元。工作几年的,只有七、八百元。现在的义务教育又不能再收取其他什么费,也几乎没有了其他收入。

教师虽有两个长假,这仅仅是表面现象。这些年来,我们的老师有几个能过上完整的寒暑假。除了各种培训、进修外,也没有多少经济实力外出游玩和旅游。

所以,合川妹师范大学毕业不当教师当洗脚妹,也是很自然的事。在她十几年的学习生活中,她也亲自感受并耳闻目睹了她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的酸甜苦辣、诸多艰辛和无奈。同时,她要是当教师,那她还得听从安排到那些条件非常艰苦的农村去,去当一个新时代“拿工资的农民”!

一个重点大学的师范毕业生应聘洗脚妹,而不当教师。我想,她这不仅仅是择业观念的变化吗?!

 

 

2008-06-18 《重庆时报》 第20  记者 郭玲 刘婷婷

 

西南大学师范毕业生不当教师应聘洗脚妹

 

4年前,她跨入全国重点大学校门,就读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4年后,她本有机会选择从事教师工作,却放弃了3尺讲台,应聘去做洗脚妹。西南大学中文系2004级学生潘茜,这位土生土长的重庆合川女孩,在毕业前夕做出的职业选择,让周围所有人大跌眼镜。 

这没什么丢人的。

我是大学生,但并不介意被人称作洗脚妹,这没什么丢人的。昨日下午,潘茜坦然地对记者说。潘茜个子不高,看上去很秀气,刚刚通过培训的她,穿着一身蓝红白相间的员工服,蹲在地上,正认真地学习洗脚。

我不是第二个陆步轩

潘茜告诉记者,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当了老师,她在做就业选择时,也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但我不是第二个陆步轩,对于北大才子陆步轩街头卖肉的事情,在她看来,自己与陆步轩最大的不同就是,陆步轩卖肉是生活无奈之举,而自己则是主动的就业选择。

不仅如此,她还拉上大学同寝室的好友,已在市内一家保险公司谋职的文朝茂,一起在富侨秀山的培训基地学习洗脚按摩技术,而基地里的学员大多只有初高中文化。

想当洗脚职业经理人

今年5月,洗脚大王郭家富来学校演讲,让小潘发现洗脚按摩是一个还没有被大学生重视的行业。这个行业低端的人才很多,而急需的高端人才却大都因为面子名声等问题,不愿从事这个行业。于是潘茜前往富侨应聘洗脚学员。

在富侨的按摩培训基地,她学得很认真。一起参加培训的学员,基本都是把它当作谋生的技能,而潘茜却做好了职业规划。她坦言,先安心做两年按摩师,熟悉这个行业,然后一步步做到这个行业的职业经理人。

据富侨高层最新消息,由于小潘在基地的优异表现,公司有意将小潘派遣到贵州新开的洗脚城,当一名管理者。

搞过家教做过清洁工  曾与人合伙开公司

为何放弃老师这个职业?家庭并不富裕的潘茜坦言,选择到富侨从最基础的洗脚妹做起,更多的是看重较高的经济收入和公司的发展前景。

我读大学大概花了家里2万多块吧。尽管师范学校的学费较低,但对她来说,还是有不小的经济压力。大一时,她曾在一火锅老板家当家教,自己挣生活费。随后,小潘到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做起了兼职清洁工。后来她与另两名大学生,合伙开了家政公司,自己当起老板来,每个月收入五六百块。由于学习的压力加大,在大三的时候她们不得不结束了家政公司,将自己的精力转到了学业上。第一次创业使她认识到,自己并不是那种想过安稳生活的人,骨子里有一种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冲动。

潘茜:说不担心是假的

记者:选择这个行业,就没有一点担心吗?

潘茜:很多人不理解,我姨夫更是跳着脚的反对。当时面临的压力挺大的,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旧的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接到面试电话后,我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富侨的信息。浴足行业也不只是简单的力气活,其实有中医穴位等医学知识在里面,我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我在这个行业的目标是拥有一家自己的富侨加盟店。

老师:选择了就要做好

是个活泼的孩子。辅导员冉老师评价道,潘茜在学校的表现一直不错。现在大学生就业机会很多,学校对学生一直采取自主择业的态度。”“既然选择了,就要认真做好,希望她加油

父亲:尊重她的选择

谈到潘茜的选择,父亲潘彬平静地告诉记者。作为父母,开始我们也不能接受她去做洗脚妹,亲戚们也极力反对。但潘茜从小就很独立。

潘彬称自己现在比较想通了,唯一担心家人不在身边,潘茜以后需要自己面对一切。她的生活能力我很放心,只是女孩子独自在外要注意安全,也希望她多向同行前辈学习专业知识,能有更好的发展

同学:说她是想钱想疯了

同学文某说,周围的同学大多对这个行业不了解,都表示很不理解,也有人说潘茜是想钱想疯了。但自己认为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现在同学也理解了,有些还有点羡慕她的高工资。文某说。

新闻背景》全市超10万人 从事洗脚行业

据来自重庆保健行业协会和业内的不完全统计,2001~2002年鼎盛时,重庆曾有5000多家洗脚城,目前只剩2000多家,全市有超过10万人从事洗脚行业。市商委的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平均每月重庆人花费于此的费用竟然达2亿元以上,同比增长22.6%,成为包括餐饮、住宿等在内的生活服务业中成长最快的行业之一。

相关链接》北大才子陆步轩 长安街头卖肉

陆步轩,1985年以陕西省长安县文科状元身份考入北大中文系。毕业后,陆步轩在长安县柴油机械配件厂等企业工作,企业倒闭后,他先后搞过装修,开过小商店。2000年,陆步轩在西安市长安区开起了肉店。2003年,陕西媒体以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为题报道了此事,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评论。

大学生就业需要观念转变

本报评论员  李福

当下流行一句俗话,大学毕业即失业。这话表述未必准确,但却描述了一个严峻的现实——大学生就业难。

导致大学生就业难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部分大学生就业观念保守与僵化。

随着高校招生规模的扩大,高等教育便从精英教育向大众教育过渡,这就导致高等教育的产品天之骄子普通劳动者过渡。在这样的形势下,大学毕业生如果依然固守僵化保守的就业观念,那势必使就业之路越变越窄。事实上,尽管近年来连年扩招,大学毕业生总供给依然小于社会总需求,只是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出现相对过剩。

近年来,不乏有大学生另类求职的新闻。从几年前的北大才子陆步轩当屠夫,到同为北大校友的陈生进军养猪行业,再到西南大学女生潘茜不当老师而选择当洗脚妹,这些鲜活的事例无不昭示着一个道理:转变观念,放下架子,找准目标,落到实处,成功之路就在脚下。

 

2008-06-18 《重庆时报》 第20 作者 郭之纯(河北)

 

如何解读大学生当洗脚妹

 

越来越难的就业形势,使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放下了天之骄子的心态。近年来,大学毕业生卖肉、搓澡、陪聊、做洗脚工等消息时有所闻。那么,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样的事情?笔者注意到,对这种现象,许多人的态度正变得麻木,乃至某种伪理性的姿态亦逐渐呈现。

最近又有一则大学生当洗脚妹的新闻。西南大学中文系一名应届毕业生,放弃了教师工作机会,端起洗脚盆做了普通洗脚妹。相关新闻见昨日本报17

这则新闻出来不到几个小时,网上便出现了一则评论:《大学生当洗脚妹:领跑就业新观念》。

当洗脚妹属于就业新观念吗?笔者认为非常值得商榷。并没有任何职业歧视的意思,甚至笔者一直都特别强调这样一个观点:劳动无贵贱,只要自食其力者,就应该受到尊重。但是,这并不代表可以鼓励或变相鼓励别人做出这样的选择。

洗脚是中国近年来迅速膨胀起来的一个行业,但毋庸讳言,这个行业中有一部分是处于灰色地带的。所以,至少在目前,洗脚妹这个名称还带有暧昧色彩,这个职业依然有待被世俗认同。但也正因为这样,对于无奈去洗脚屋谋生的困难阶层,我们可以尊重或同情其选择,但不应对这种现象表示什么欣赏,更不能予以言过其实的不真诚的称赞。

所以,对做了洗脚妹的大学生如果做出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要努力做好这样的鼓励自然没问题;但有许多旁观者却好像多走了半步,比如笔者以大学生,洗脚为关键词搜索了一下,发现了许多与上述领跑就业新观念相似的标题:女大学生:当洗脚妹也快乐大学生洗脚妹很自豪职业无贵贱,劳动最光荣”……种种溢美之辞,令人几乎要怀疑其用心。顺便想对发出如此高论者问一句:你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去如此领跑就业新观念吗?

实际上,时下的洗脚业超常繁荣,已经足够令人产生痛感;大学生做洗脚妹这种现象的多发,更是一种必须予以深刻反思的现象。比如,在这些现象背后,有多少高等教育的失败因素?这是不是经济结构失调的标志?其喻示着一个怎样庞大的被边缘化的群体存在?无视这些本质问题而一味对大学生洗脚现象作言过其实的粉饰夸赞,说轻些是无脑,说重些简直是无德。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