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天教育博客

 
 
 

日志

 
 

爱,让他们快乐成长(原创)  

2007-09-26 11:55:36|  分类: 德育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让他们快乐成长

               —— 一封学生来信的启示

教育家加里宁说过,教师对学生的影响是“任何教科书、任何道德箴言、任何惩罚和奖励制度都不能代替的一种教育力量。”

开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作为刚组建的文科班,学生大多来自不同的班级。我和同学们还处在相互熟悉的过程,我的教育理念、工作态度、方法以及原则也正被学生逐渐理解和接受。虽然和学生还不是很了解,但还是发生了一件让我深受触动的一件事。记得是教师节的第二天晚上,当我下了自习匆忙回到办公室,一封信已经静静地躺在我的办公桌上,正期待着有人注意到它,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地拆开:

黄老师:

    您好!

    现在我的心里很乱,我想,遇到一个好老师是一个人一生的荣幸,能够遇到象老师一样优秀的人民教师是我的荣幸,是上天赐给我的大礼。

回想起小学,既让我开心,又让我恐惧。因为小学的时候我常被老师打、骂、留、罚,这使我讨厌老师,甚至憎恨老师------初中是段美好的回忆,可也留下了永远的伤。记得是初一刚开始,因为不小心或无意间,在靠着墙的时候,我把鞋印留在了墙上,后来班主任老师为了清查是谁弄在墙上的,就让每位同学把脚翻过来对比。毫无疑问我被查出来了,也被老师当着全班的面狠狠的批评了一顿。那几天我都低着头,从此感到很自卑,也很害怕,直到初二换了班主任,我才慢慢的开朗起来。

我深深知道老师的一言一行对学生的影响有多大。

让我给你说实话吧,就假期作业来说,我从来都不做,根本的理由是我不屑,这一定是对老师的极其不尊重。当我遇到您时,我鼓足了勇气交上来,我当时也很惊讶,因为从初一开始,我就撒谎(要么说丢了,或者在老家,或者给卖了,等等)不是我懒惰,是我讨厌,或者已经形成了习惯,用善意的语言去伪装,我受够了,也太累了。我也鼓足了勇气接受您的批评、训斥。可是,与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你没有批评我------。当时,我感动得想哭,我不知道要怎样表达当时复杂的心情,既惊讶又感动、既惭愧又高兴,想着以前肮脏的行为,我无言,更无颜。

我习惯了谎言,习惯了伪装,习惯不真实,习惯看着自己肮脏。

可现在我要向您说,向您诉说心中的苦闷,不管您现在怎样想,怎样看待。我想改变,我不要累,我要快乐!我期待着美好的明天。

今天,此刻,我感到了无比的轻松。

听着老师唱九班的班歌,我倍受鼓舞,所以我鼓起了勇气向您承认了一切,向您诉说着这一切。再说一句,老师的歌唱得真好!真好!

此致

敬礼

您的学生    陈意

2007年9月11日

这是一个学生发自肺腑的声音。我教书这么多年来,我激动过无数回,也感动过很多次,但这次,我的灵魂被深深的触动了。我被她的真诚、坦率和勇气所打动,也同情她所经历的“遭遇”。当然,我更因为有她这样的学生而感到非常的自豪。

作为教师,特别是班主任,我深知肩负的使命和责任。被赞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不应该是浪得虚名。为了祖国的未来,为了每一个孩子,也为了每一个家庭,我们应该无条件的尊重学生,关爱学生。因为关爱学生,关注每个学生的个性发展是班主任工作的永恒主题。古人云:教不严,师之惰,严是爱,松是害,学生是有思想的个体,懂得什么是对他们好,怎样对他们是不好。老师的爱,不是对学生的纵容,而是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每个生命都是不同的,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必须尊重生命,尊重他们的人格。在教育教学的过程中,我们难免会遇到那些学困生,所谓的双差生等等。其实他们已经很自卑、很无助,内心很孤独,,他们几乎走到了一个团队的边缘。但他们是人,是祖国的未来,是承载着历史使命的一代,我们没有理由不尊重、理解和宽容他们啊!更何况我们还是教师。试想,如果教师不去主动关心她们,理解他们,正确引导他们,反而妄加指责、大肆批评,更不站在他们的角度和他们一起承受痛苦、分担烦恼和恐惧。我想,他们也许真的会走向社会的边缘,在未来社会中,他们可能就一撅不振,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学生并不是顽劣不化的顽石,而是感情丰富、细腻,思维敏捷、朝气蓬勃鲜活的生命。在以人为本的今天,特别是教师,更应该主动去关心、关爱学生,给他们改正缺点和错误的机会,让他们重新认识自己,肯定自己,相信自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培养他们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和健全的人格。

那么,我们如何去关爱学生呢?

首先,关爱学生就要尊重学生。苏霍姆林斯基这样告诉我们,“教育的核心,就其本质来说,就在于让儿童始终体验到自己的尊严感。”爱的前提是尊重,一个懂得热爱学生的教师,一个善于爱护学生的教师,他一定懂得尊重学生,保护学生的尊严。一个已经犯错误的孩子,如果通过打、骂、留、罚的方式“野蛮”处理,这一定会深深刺伤他们的心。要知道,每个学生都以自己独特的形象出现在老师面前,没有个性的学生是不存在的,更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学生。因此,我们既要充分认识“十个指头不一般齐”的客观存在,又要以“手心手背都是肉”的爱心对待每一个学生,感情上贴近,生活上关心,人格上尊重。无论优生和差生,当他们犯错误的时候,我们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要平易近人,不唯我独尊,那么师生关系就会水乳交融。所以,尊重学生,就要把他们当成鲜活的生命,尊重他们的人格。

其次,关爱学生,就要善于理解、宽容学生。

    有人说:“宽容就是去拥抱学生,让他觉得你是人而不是神;宽容就是去包容学生,让他觉得你看到了他的不是却没有揪住不放;宽容就是允许学生反对,让他觉得你不是学习的权威而是学习的伙伴……”学生是人,是正在成长的、独立的个体,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犯错。但是学生犯错的时候是不是一定要当面指责,甚至破口大骂,不请家长不罢休呢?我看未必,当一个孩子不小心把鞋印弄到墙上的时候,有必要把全班学生拿来一个一个的核对吗?作为教师,为什么不把它悄悄擦掉,泰然处之呢?更何况,那一定是学生故意弄的吗?关爱学生,就要理解学生,特别是当学生做错事的时候,教师一定要保持要冷静,不能采取简单粗暴的行为,一定要正确引导他们知错、认错。更在他们内心最脆弱的时候,最大限度地理解、宽容、善待他们,促进他们从内心开始的真正转变。

第三,关爱学生,还要学会赏识学生。

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渴望被别人赞美、表扬和欣赏。发现学生的优点,给予赞扬,将会给学生带来积极的健康的情感体验,促使他们进一步认识自己,肯定自己,树立自信心。赞科夫说:“漂亮的孩子人人喜爱,爱难看的孩子才是真正的爱。”在平常的教育、教学中,任何一个教师都能做到赏识成绩优异的学生,任何班主任都能做到喜欢表现较好的同学,也都能积极主动地引导他们向更高的目标前进。然而,还有很多中等生,甚至所谓的双差生,我们的教师能真正发现他们的优点吗?能真正赏识他们吗?一个学习成绩再差,行为习惯无论有多么的恶劣的学生,在他们身上都会有闪光的地方,比如做清洁卫生非常积极,体育运动各项目优秀,关心班集体荣誉,助人为乐等等。其实,做教师的都清楚这些,但偏偏就不能放下自己的威严和功利的心理去真正的赏识学生,关爱学生,让他们得以健康快乐的成长。什么样的老师会让学生一辈子感激,一辈子难以忘记?不是那些以刺激学生脆弱的心灵来促使他们“觉悟”的老师,也不是那些动辄冷言讥讽,孤立学生,让他们早早体验“师心”冷暖的老师,更不是那些将分数凌驾于一切之上,将学生分成三六九等,甚至打、骂罚的老师。赏识对于成长中的学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赏识可以发现学生的优点和长处,激发学生的内在动力,帮助学生扬长避短,克服自卑、懦弱心理。所以关爱学生就必须赏识他们。

近代教育家夏丐尊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关心和热爱学生是教师的天职,是高尚的道德情感,是教育获得成功的基础。从心理学角度来讲,师爱是激发学生奋发成才的巨大教育力量,是沟通师生关系的纽带。我认为:每个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天空,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机会,即使你曾对百分之九十九的孩子付出了关爱,但你对百分之一的孩子有疏漏,那么对这个孩子来说,也许意味着你放弃了他百分之百的未来。因此作为教师,特别是班主任,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学生,不能对任何一个学生有任何不负责的行为,我们要充分地鼓励每个孩子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我相信教师的爱和金子一样,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会失去光泽;爱,是学生道德情操的重要组成部分;爱,更是师生之间情感最有力、最贴切的连接点。俗语道:“亲其师而信其道。”孩子怎样才能“亲其师”,一个教师只有尊重、宽容、信任、赏识自己的学生,才会被自己的学生“亲近”,因而“信其道”。只有关爱学生才可培养学生高尚与进取之心,才能创设愉悦的学习环境,从而获得教育的真正成功。爱就一个字,爱,让他们快乐成长。为了我们的孩子,我愿做一个真心关爱学生、尊重生命的人类灵魂工程师。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